生活是享受知覺的一種喜悦,一如步行時透過腳底沈穩深刻的臨在感。
 
源自對物質溫度的眷戀,是雕塑創作者的本能。那纖細觸覺所認識的這個世界,
總能溫柔地傳遞層次綿密的故事。
 
念舊成為一種經典。即便時光荏苒、旅行再遠,那陪伴晨露斜陽、微風細雨的,
已不再是那雙服貼溫馴的鞋履。而是歷久彌新、始終如一的信任感。
 
我的Clarks.